全部
唯美文字 伤感文字 爱情文字 搞笑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365bet文字 > 爱情文字 > 倘若爱无心正文

2015-12-26 04:39

倘若爱无心

  
  拥有高超街舞表演特技的阳光男生五玄,与独具个性心灵纯净的女孩陆小离因为青春共同的梦而邂逅大学校园。他们以纯白之恋高唱着青春的主旋律。陆小离默默的喜欢上了五玄,而五玄却一直将她当小妹妹来疼爱;期间陆小离曾给过五玄暗示,而内敛的五玄却迟迟没有将心里的话说出來
  記忆给我一个启示——倘若爱无心,是一种悲伤。
  记忆的胶片需要回放到大学的光景,因为最初的,这个故事被定格在这样一个阶段里。没办法提前,抑或推移。
  一
  我一直以为陆小离最初喜欢和我在一起坐在草坪上一边舔阿尔卑斯一边仰头看星星,是因为她喜欢我在舞台上跳街舞的样子。我个人定义,陆小离只喜欢我的街舞动作。我认为陆小离对我的喜欢就像大家喜欢韩寒作品偏说连韩寒也喜欢了一样。这不大理智。
  但陆小离在某个让每一位观众激情澎湃的晚会上对我说她喜欢我。这就非比寻常了。
  学校的一次联欢会上,陆小离和我坐在观众席上,她看到舞台上表演双台键的音乐痴狂者的表演后对我说,你也去露一手吧。我说,好啊那我就在晚会即将谢幕时为你跳一场街舞吧。陆小离在观众席上听完这句话时激动的紧紧抓住我的手腕,自豪万分的表情写了一脸,行事也高调了许多,似乎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张扬在省内街舞高手中最具名气的街舞手就站在她身边。
  当然,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去计较。只是,我在陆小离挽着的状态下木木的没有任何反应,直到晚会谢幕之前几分钟主持人叫到我的名子时才回归自然。
  我走上舞台在一片掌声与呐喊声中以往常排舞的心态完成了所有的街舞动作。当台下一片口哨声时,台下的部分观众已有了向我冲来的趋势,我以自身的特技窜出人群,而在大厅门口,陆小离目光虔诚的看着我。
  而分明的她的手里捧着一把无比红颜妖娆的玫瑰花。
  给——我喜欢你。
  陆小离的眼神澄澈得像鱼缸里的清水。
  我已无法避开她的目光。身后一片掌声覆盖了我的心跳。我第一次在这种场合无措。逃跑并不是我所喜欢的,而且现场并没有给我这样的机会,所以我得面对。
  我仍本能的向四周看,才发现我已经被一片嫉妒的目光包裹。
  而我在心里骂陆小离在这样的场合和我开不亚于赵本山学跳水的玩笑。
  五玄,不要去看别人,我没逼你——我只想说我喜欢你。陆小离的目光紧紧框缚着我,丝毫躲避不开。
  我全身开始发热,从头到脚,热到没有知觉的程度。掌声以及晦明的声响一度迷乱我的心志。
  我也无法判断说出的话对错与否。
  陆小离,我也很喜欢你——以及在场的每一位。我说。
  一片掌声响彻大厅的时候。我想那句话将会成为呈堂证供,诸多的听证者记得了我说出字句如此清晰的话。
  但我又能怎样。陆小离挽住了我的手,而我手里正捧着她送的玫瑰花,我们在众目睽睽之下笑容洋溢走出了大厅。身后响起一片如同在西式教堂里举行婚礼那样的场景里的喝彩声。
  二
  一周之后有人将这件事在学校BBS上小题大做,因此闹得沸沸扬扬,还大肆张贴了有关我和陆小离有那么一点暧昧动作体现其中的照片。我感到很不爽,而陆小离却装不知道。
  我到BBS上去澄清,结果凭空飞来一顶帽子,一句“帅哥你接的可是陆小离的玫瑰花”把我弄得叫冤不灵,还碰一鼻子灰。
  不知哪位密探消息这般灵通,一小时后就将我到BBS上申冤的事通报了陆小离,陆小离知事后一小时内跑来找到我,和我聊着聊着切入正题之后就将泪水横撒了一通,害得我一个邀演违约,损失财誉颇多,被顾客骂做“自恃功高的小子”。
  那次之后我见到陆小离就有拔腿就撤的冲动。
  终有一天,阳光灿烂。
  在陆小离将抵达我面前时我眼看她而心里正在想:要是段誉那帅哥在此我一定拜他为师求他教我凌波微步了。
  可是别说段誉了,连个跑五十米冠军的人都没在我身边出现过。很明显的陆小离像等命运不济的兔子去撞树那样等在了食堂门口。
  吃饭了吗,陆小离?
  看到陆小离,我假惺惺扮着一张和蔼的羊先生面目问她。
  等你一起吃啊。陆小离眨巴着眼说。那姿态妖媚得让我都快散了架。
  可是我刚吃过了啊,呵呵。
  事实上我压根就没吃,正准备和舍友去食堂,却不料会遇到事先并未约定的陆小离。
  陆小离不是傻子,嘴一瞥鼻子就起伏了,说,你就这样讨厌我吗?
  没有。我真的刚吃了。我仍然解释。
  身边和我一起混的兄弟暗自低语一句,陆小离你怎么糊涂得连我这样的正版羊都不爱去喜欢这只披着羊皮的狼啊!
  另一兄弟拍一把刚说话兄弟的肩膀说,都是非人类啊,应该把目光投向我才是正确的啊。
  陆小离似乎捕捉到了一点什么,说了句空前经典的话。
  我还真怕人!
  我身边的几个兄弟脸一下子就灰了。
  其中一个兄弟当即咬咬牙把怒火转移到我身上说回来再找我算账便兀自走开了。
  当我身边的人走光,而我无力回天之时,陆小离立马摇身一变说,我也不吃饭了,我要吃阿尔卑斯。
  确实,陆小离喜欢阿尔卑斯,她可以一天不吃饭但不可以一天不舔阿尔卑斯。她曾透露说,她吃阿尔卑斯有一段历史了。很奇怪她吃了这么些年的阿尔卑斯却没虫牙,而我初中吃了三年糖包子高中就腐了大牙被迫改啃了三年面包。
  她一直没改掉这个习惯,让我觉得她仍然是高中那副小女生的样子。不过我已经见惯了她那高中式的小女生做派。
  她像个永远只有十五岁的小孩,可爱得让你像疼惜自己的舌头一样呵护她。
  所以。
  那......那......
  我正想找个借口溜之大吉,不料陆小离追魂针已发出(她伸出的拇指细而长,像针一样,而且出手的刹那看起来似乎很有力道)。
  我知道我要是不理不睬的走掉陆小离一定会跑到某个角落里哭鼻子。要是她跑到外面,情况就糟糕了。
  还不去买?望着她强有力旗帜一样的拇指和她得意的表情。我乖得真像她的孙子,立马大步跑到商店里买了两只阿尔卑斯,跑回来像对待相当膜拜的英雄一样双手将阿尔卑斯捧在她的面前。
  事实上很多人都已经猜到,这样会引起一场舆论风波。当然,舆论者往往都是在无知的状况下对事件片面的赋予主观看法的,否则的话有哪个白痴蛋会有意做些糊涂事让别人议论。舆论纠缠,往往都有很大的误会。
  三
  陆小离又占了我一次便宜(白白的买给她阿尔卑斯,还不说就一句谢谢,总以为我的贡献本来就是天经地义),几乎每次碰到她都是我流血。虽然这我心里有疙瘩,但我从不在她面前表露出来。
  我一直保持这种“宁做冤大头也不申冤”的绅士风度,可我的兄弟们了解我的情况后说,你在陆小离面前把男人的气质都丢光了。
  在兄弟们给我这样打击之下,那夜我没睡着,最后决心第二天要是碰上陆小离的话我一定要对她大吼:你想要我买给你阿尔卑斯是吧——想得美!
  我也疑惑我为什么偏偏在陆小离面前把男生的脸丢光,而在其他女生面前我就那么不可一世。很多时候在我身后都有这样的话传来:五玄好高傲,从来不屑周围的女生。很多支持他的女生给他发短信他都不回。
  陆小离哪来的这么大的魅力?
  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无关魅力。只是感觉这家伙也蛮不错的,总之说不出具体的理由来。
  想来,陆小离还真帮我跳了几次大神。我心口被杂草塞住的时候或者演出意外,只要我一个电话打给陆小离,陆小离都会不顾一切跑来陪我到草坪上看星星,等我快乐起来时陆小离就会不客气的伸出她细长的手开始向我索要报酬——阿尔卑斯。
  每次我在给她敲电话之前都会准备好工资。
  我曾问她是否愿意干这苦差事(听别人发牢骚也是件很恼人的事),她说面对上帝给她糖果的赏赐她没有理由拒绝。
  于是,在我和陆小离的记忆里都会有这样一幅画面:星辉斑斓的映射下,我和她背靠背安静的坐在草坪上不发一语,我们仰头看头顶吊在空中而找寻不到节点的星星,那些星星也版本了我们看他们的模式,像刚出道的孙悟空闯进人群充满好奇的模仿一样。于是我们发现了快乐。
  我一直将陆小离当做好兄弟,每次我们五玄演出结束,我都会叫上陆小离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喝一两瓶小白。
  陆小离每次吃饭总很凶悍,常常将菜洗劫一空而兄弟们碍于我的面子只好说,男生喝酒就不吃饭了,陆小离还傻瓜兮兮的应和“酒中有粮”。她喝酒一向蜻蜓点水,嘴唇蘸一下就敷衍过了,却又一轮又一轮的干杯(趁兄弟们不注意,她就把她杯里的酒往我杯子里倒,我一定干不了杯,因此兄弟们都说我不如她)。
  我每次都有些无奈,毕竟陆小离是我带出去的,这么个可爱的小妹妹要是出点什么事,我可就是罪人了。
  在我看来,陆小离就是个小孩。不过这个小孩从来都不给我们添乱。而且,很善解人意。
  所以,我很喜欢。
  我也很赖皮,很多次我不舒服了打电话给陆小离,等陆小离听我讲完不开心的事我高兴起来时,我却失信了——忘记了给陆小离准备阿尔卑斯。我说,陆小离欠你的阿尔卑斯先记着,改天一起算。
  后来我几乎忘掉了给陆小离报酬。
  所以每次遇上她我都很尴尬,要是她问起来,我就不得不装孙子跑快点了。
  四
  “五玄”是一个由五人组成的街舞组合,我很荣幸的因为我个人的特技被大家称为“玄王”,其实我也因为年龄在“五玄”中最小,被称为五玄。
  这个组合最初的成立,因为学校学生会的支持。高考后我鬼使神差的接到艺术校的通知书不去,跑到了一家广告在全国打得不错的资深学校混迹。大学和高中相比简直就是天上人间——时间多得不像话,但时间充裕而无事可做就等于颓废。鉴于我的本性是属于向前看齐的那部分人,所以有了一个在学校创办街舞协会想法。
  由于我家住在城中心娱乐广场,我从小就看到门口的广场上经常有街舞手在表演,好奇之下模仿起来,后来倒变成了自己的特长。原本想在艺术校成就自己的梦想,但考虑到家庭经济因素,不得不放弃。
  在学生会的帮助下,我的申请被学校许可,于是正式招纳成员。起初只有两三个人报名,见势不妙我才到各系各校区宣传,不久一大群人来报名。有人就有选择的余地,所以精中选精最后选出了四位无论技能还是舞台表演能力都非常优秀的街舞手。加上我,正式组成“五玄”街舞团。
  学生会看到我们很有实力,有意把我们“五玄”收纳到学生会旗下,我们五玄都不赞同,学生会只好放弃。原因很简单,学生会并不先进。
  所以几次学校大型的晚会之后,我们五玄街舞团被公认为独立街舞团。而且可以以自己团队的名义参加社会上的演出。
  五玄的梦想不在乎名誉和利益的追求,而是超越和挑战。五玄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用燃烧的青春去拼,努力做到更好。
  五玄自成立以来参加过包括学校在内举行的大小型演出达五十余场,场场精妙。所以五玄在省内高校中很有名气。名气也是证明实力的最佳砝码。
  都说树大招风,所以有不少未知名的外校街舞团常常向我们下挑战书,因此学校举行的晚会上经常可以看到通过学生会跑来的外校街舞团出场。然而,技艺比起五玄还是逊色了些。这又可以从观众的掌声里得到证明。
  观众的认可让五玄中的每一个人都有些高傲和得意,所以五玄中的每一位行事都有些高调。因此,我也被别人指责。
  这些在五玄看来都不重要,我们只喜欢街舞。我们努力的去做过,就有获得认可的权利。
  我认为骄傲不是错,只要有资本。所以我从没想过五玄要改变什么,让每一位观众都对五玄满意。
  生活可以高调,舞台却不允许。舞台上五玄不敢有一丝的松懈,略微一个细节的错误可以让数月的汗水付之东流。
  五玄的出场总能引起观众莫名的尖叫,而观众中声音最具感染力的莫过于陆小离的嗓音。陆小离不会错过五玄任何一场演出,她说她对五玄的崇拜就像某女对刘德华的崇拜崇拜到想死的程度。
  每一次陆小离都是第一个知道五玄动向的人。记得有那么几次,五玄刚刚从策划部报完名出来就看见陆小离眉飞色舞的给过往的人说,知道吗五玄也报名参加这个晚会了……
  我们很奇怪陆小离怎么会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得到信息。
  五
  记得陆小离应随一大群人嘴里“呀呀”嚷着报名参加我们街舞团时的情景。那时我和学校唯一的街舞老师以及学生会的几个首脑正在看报名者的资料,人群里出现了一个一米六左右样子可爱的女生,披肩的头发,眉毛弯弯,脸蛋上有几分调皮显露,她排开人群挤到我面前,取出含在嘴里的阿尔卑斯说:同学我要报名参加你们街舞团,你不留也得留,反正四个字:我要参加。
  当舞蹈老师对蛮横的陆小离表现出生气时,我朝老师笑了笑示意她,这件事我能处理。然而我竟失态的望着陆小离。
  陆小离很不屑的瞪我一眼说,怎么呀!没见过美女呀!
  我才说,对不起!你会跳街舞吗?
  她这时尴尬起来,小心的瞟了一眼旁边的人说,不会。但我会认真的学啊!
  学生会的几个人很快表现出恼火来,不会就别来捣乱。陆小离不甘示弱,偏着头说,难道你们街舞团是专招廉价劳动力去赚钱的吗?
  我为陆小离的这句话大吃一惊,要知道这句话在这种场合会引起共鸣,我连忙解释,同学我想你是误会了,街舞团是一个所有街舞爱好者的大家庭,当然我们也要求成员本身具有一定的水平。
  陆小离似乎根本没听我的话,将阿尔卑斯放回嘴里然后将我面前的登记薄调了头,很有明星气派的刷刷在上面写下自己的名字,将登记薄还给我说了声“谢谢”转过身哼着小调在众目睽睽之大摇大摆的穿过人群不见了。
  舞蹈老师很生气的站起身,说,你们处理吧——我没法呆下去了。
  学生会的人立即按耐住舞蹈老师。毕竟这场合少不得她。老师转头看我的态度,我说对不起。老师才坐了下去,继续看报名者的资料:
  陆小离,女,1990年3月生;性格开朗,喜欢舞蹈。
  这就是她的简介。没有富丽堂皇的佐证,也没有华丽的装潢、修饰。其实她的言行就是跨越模式最优秀的简历。
  我决定留下她。理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
  后面的一天我在食堂吃饭,桌子被敲响了,抬头看时才认出来是陆小离。她看看我碗里的饭菜笑笑说,五玄你吃得这样节约呀!很难想象你还能在舞台上那么卖力的跳街舞,不知道是不是神赐给了精灵力量。
  我笑笑说,你不是来走后门的吧我们街舞团要求真的很严,而且我说了也不算数。
  你说了不算?陆小离一脸的惊疑,努努嘴。
  嗯。
  那——学生会的那帮人一定会刷掉我是吗?陆小离努着嘴,有些气愤的样子。
  呵呵。你很想参加吗?在里面很累的,有好几个男生都因为受不了训练模式跑掉了。
  我不怕。陆小离的表情让我想到了幼儿园的小朋友。
  要不这样吧——我私下里教你,你不和团队一起训练,当然你可以自己安排时间来参加训练。
  这可是你说的!不许骗我哦!
  我保证!我说。
  我很喜欢你们的街舞,所以报了名。我知道一定要以好儿童的形象去报名才会有希望……但是我就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你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自己做登记是吧?
  哈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做。
  呵呵,事实上我决定留下你了。
  你不是说你说了不算吗?
  但我没说我没能力说服其他人啊!
  陆小离正式成为街舞团里的一员时,很多的人不解。有那么一次我们在排练室排练,陆小离从大门进来,老师指桑骂槐说我们没用,陆小离听明白后气冲冲的走了。
  我没去追,因为陆小离跑动时老师说,让她走。
  排练结束后我在学校的草坪上找到了陆小离。远远的我看到陆小离一个人心事重重的兀自坐在草坪一只手不停的掐着草尖,我走过去的时候她没转过头看我,当我在她旁边坐下时她说,我知道你会来。
  为什么?
  直觉。她说。面无表情。
  你还在生气?其实老师说的不是你。
  别把我当傻子了。陆小离苦笑了一下。
  我说不出话来。我不知道怎样使一个人开心起来。然而陆小离转过脸来笑了,说,五玄我们能算是朋友吗?
  我说,当然。
  陆小离说她想吃一种糖,让我去帮她买。她要一颗阿尔卑斯,我为她买来的时候,她抢了过去几下撕开包装纸塞在了嘴里。一排白净的牙齿在星辉里放光。
  陆小离说她吃糖有一段历史了,可是她没有虫牙。
  仍然一排白净的牙齿,没有被破坏,和她一样,纯美无比,不会被外物侵染。
  六
  陆小离虽然属于街舞团里的一员,但她从来没有上过舞台,并不是因为她的水平,最初她的想法也只是为五玄加油,和五玄一起体会酸涩与快乐。
  没有人否认掉陆小离为街舞团做出的贡献。五玄刚准备扩展自己舞台的时候在社会上处处碰壁,五玄沉闷在排练室里,像打了一场非常失败的战役一样气馁。陆小离每天放学都会到排练室看五玄排练,有时老师不在她也学着晃动几下,更多的时候陆小离会握着一根黑黑的橡皮棍当起我们教练来,可那段时间五玄对她的指示都无动于衷。陆小离先是骂五玄不争气,看到五玄根本不料。陆小离就哭了,五玄仍然不理,陆小离终于砸掉手里的橡皮棍气呼呼的走了。
  三天后陆小离出现在五玄排练室里,她表情自然的捡起她扔在地上地上谁也没碰的橡皮棍指着颓废模样的五玄命令似的说,都起来排练!五玄错愕的盯着陆小离。
  有人低低的说了一句,疯了。陆小离听到了但没理会,陆小离看我,似乎在说这回要看我的了。我朝五玄说,兄弟们都起来训练吧。
  得了吧。没兴趣。再说了为什么堂堂的五玄要听一个女人的吆喝。一个兄弟很不舒服的说。
  没有一个人想起来训练的意思,包括我。陆小离再次砸掉手里的橡皮棍说,你们都听好了:我们可以参加省里的演出了!
  呵呵!别逗乐了,赞助费你出啊?!
  一个兄弟没好气说。
  至少是我说服了赞助公司。陆小离一字一句的说,眼神没一丝的闪烁。
  五玄仍然不信。很讽刺的笑着。
  陆小离目光深深望着我说,五玄你信吗?
  很久,我从陆小离眼里看到了自信。我点头。
  几天之后赞助公司派人到我们学校和五玄签了必要的合约。五玄从此不再像看小孩一样看待陆小离,陆小离也真正感觉到自己是和五玄紧紧挨在一起的。
  然而五玄在这场演出中失利了,在和几个实力雄厚的街舞团比拼中一败涂地。那是五玄走上舞台以来唯一一次没拿到奖的演出,五玄静默了,一个个强压住内心的痛苦返回学校,然而回到宿舍五玄流泪了。
  五玄在演出失败的事很快在校园里传开,五玄的博客里有一大群人来安慰鼓励,也有一大群人笑掉大牙,留下这样一句话:高傲的结局。
  陆小离却在那个时候消失了,谁也没记起她来,都沉寂在失败的阴影里。我给陆小离打电话问她在哪里时,陆小离说她在赞助公司。后来问她在那里干嘛她什么也没说。
  我会记得陆小离,所以月色苍白的晚上我和陆小离又坐在草坪上数星星.
  陆小离来电话说她已经在老地方等我了时,我才从冷僻秋烟的宿舍出来,和谁也没说我要去哪里。远远的看到陆小离目光散漫朝我来的方向望着,我走上草坪时陆小离没有和我打哈哈的意思什么话都不说,和以前的她比起来简直就是颠覆。
  陆小离兀自坐着心事重重的样子,双手“嚓嚓嚓”的掐着草尖。神色也不明。
  我在她旁边坐下。沉默了好一阵,我说,五玄是不是很失败?!
  陆小离咧嘴苦笑,说,必然。
  我似乎被她的话吓了一跳。所以麻木起来。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不就是想找一点安慰吗。
  陆小离没给我灌输乐观思想,她补充说,就像你老是迟到……
  看得出陆小离还有话要说,但她沉默着。她欲言又止的的表情让人很不舒服,我说,五玄不就失败了吗还不至于要解散。
  “解散”这个词似乎太锋利,甚至比陆小离徒然倾斜过来的目光更为锋利尖锐。
  陆小离神色仓皇起来,有些颤抖的模样,她说,你说什么?五玄要解散?
  怎么了,开个玩笑,不用这样紧张吧!
  玩笑?!玩笑!
  陆小离苦笑一下,立即愤怒挂了一脸,五玄街舞团永远没有“解散”这个的词!
  看得出陆小离认真了。泪水在眼眶里蔓延,眨巴一下哗哗的滚落,掉进草丛里。
  陆小离,请你相信五玄,五玄不会辜负拥戴我们的人,包括你。
  陆小离脸上马上显出雨后晴天的景象。
  那晚陆小离连续吃了三颗阿尔卑斯。破了纪录。
  头顶依然是那一片天,星光点点。
  当陆小离强调时间时已经是宿舍熄灯时间了时我感慨说,这个夜晚也不错。
  陆小离,很有成就感的样子,理直气壮的向我索要以前欠她的阿尔卑斯,我一摸兜空空的,尴尬窘迫。
  我说,我对此表示歉意。而陆小离没有打算放过我的意思。这时小女生的小脾气体现了出来,陆小离把能用来骂人的词都搬了出来砸了我,我招架不住只好低头,而这一刻我心跳加速。
  有一只手正握着我悬吊在膝上的爪。
  陆小离,我心情好多了呢,欠你的阿尔卑斯下次补上。我说。
  陆小离静默了好一阵子,抬起头看我的表情说,可是你已经重复这句话很多次了,而且总是失言。我……
  你不是故意的,我知道。你只是无心。
  
所有评论
365bet句子
伤感句子
哲理句子
爱情句子
心情句子
365bet图片
文字图片
情侣图片
空间图片
男生图片
365bet皮肤
人物皮肤
欧美皮肤
情侣皮肤
卡通皮肤
可爱皮肤
简约皮肤
365bet文字
伤感文字
爱情文字
搞笑文字
365bet头像
女生头像
情侣头像
文字头像
男生头像
365bet签名
伤感签名
搞笑签名
情侣签名
哲理签名
英文签名
校园签名
心情签名
365bet网名
女生网名
男生网名
情侣网名
伤感网名
英文网名
搞笑网名
返回顶部 反馈意见
反馈意见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发布规则 | 发展历程
©Copyright 2007-2013 365bet官网 京ICP备11048158号-2